覆云乱煜 第五章 上道宗(中)

卫辉历史解密网 2020-02-18 15:38:09

覆云乱煜 第五章 上道宗(中)

吕心莲自打记事起,就生活在道宗。对她来说,道宗更像是她的家,这里有她的父母,有如同爷爷的师祖,有她的一切。她从小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一名道宗弟子,二十年来几乎从未出过道宗。

偶尔出去几次,也不过是附近的几个小城。她没有见识过江都的纸醉金迷、东都的鼎盛繁华、北都的万里雪飘,但是她就在前不久,见识了中都的大漠孤烟,天垂平野阔,不同于道宗云雾渺渺的塞外壮观景象。

那里是草原,被称作塞外苦寒之地的西北草原。

还有草原上的新任主人,那个竟然拒绝了师祖好意的家伙。

现在那个家伙要来道宗了,而且是以贵客的身份。

想到这儿,吕心莲轻哼了一声,表示自己心中的不屑和微微恼怒。

真想不通,师祖和首徒为什么会那么看重他,听说掌教真人对他也是青眼有加呢!

吕心莲左手拎着一捆被捆好的苦地丁,右手则是提着一个小篮子,篮子里面装着满满的吕宋果,慢悠悠的走出了药园。

她已经开始修习丹道,不过只能炼制一些最基本的丹药,也用不到什么名贵药材,而这些就是她这个月的药材份额。

吕心莲走了一会儿后,望了眼脚下弯弯曲曲看不到头的青石小径,眼珠转了转,若是按照正常路径,她要下山再上山,可若是横穿那条主干路,就能省下好几倍的路程。

她左右张望了一下后,没有发现讨厌的慎刑司巡视弟子,然后像一只自由的鸟儿离开了青石小径。

而此刻,秋叶正亲自引领着萧煜朝山顶走来。

萧煜走在这条堪称人力奇迹的主干路上,脸色平静,看不出表情。

一个从天而降的高层,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喜欢,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头顶上再多出一个人来。

对此,萧煜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但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,就是要治好林银屏的病。

至于其他,对于已经拥有了中都的萧煜来说,不过是旁枝末节。

在经过秋叶和萧煜两人联手注入元气后,林银屏已经开始正常行动,此时四人比肩而行,萧煜与秋叶走在正中,而慕容和林银屏则是分处左右两边。

萧煜伸出自己左手四指,上面有青、赤、玄、白四种颜色的正在分别盘旋游走,却互不相容,泾渭分明。

什么时候,最后一气补上,然后五气合一气,一气化五气,变化自如,那时的萧煜便是天人。

很快,萧煜几人已经走过三分之二的路程,就在此时,一声低低惊呼从路旁响起,好像有什么人从山上滚落下来。

萧煜皱了皱眉,伸手然后握拳。

一只黑色元气大手凭空出现,将那个可怜的家伙一把抓起,然后轻轻放到面前。

此时的吕心莲明显有些惊魂未定,抬头看了眼刚刚救下自己的人,竟然是草原上的那个家伙,更是让吕心莲羞愧欲死。

方才她想要抄近路,却发现主干道被封锁了,无奈之下只能原路返回,可惜她的陆地飞腾法练得不到家的缘故,慌忙之中竟然从上面摔了下来,沿着山的坡度一路下滚,虽说不会致命,但伤筋动骨是免不了的。好在被萧煜出手救了下来。

看了眼吕心莲落下方向,秋叶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,轻斥了一声:“胡闹,有客在此,成何体统。”

一身狼狈的吕心莲乖乖低下头,做悔过状。

萧煜笑笑,“不妨事的,也算是旧相识了。”

感觉到林银屏投视过来的目光,萧煜立刻不动声色的补充道:“上次无尘真人来草原时,我见过这位吕姑娘的。”

林银屏对这个解释还算满意,收回视线,松了一口气的萧煜向上举目望去。

近百名知客道人分成两列站在道路两旁,一丝不苟,端庄持礼。

这一百名只是担任迎宾性质的知客道人,修为最低的也是空冥境界!就算是见多识广的林银屏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。

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右手。

她转过头去,看到一张挂着淡淡笑意的面容。手上传来的温热感觉让林银屏刹那间放松下来,似乎有他在身边,在这个世上就会无所畏惧。

自幼生活在道宗的吕心莲也悄然摒住了呼吸。

此刻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萧煜,能让道宗出动百名知客道人相迎的人物,多少年没见过了?

尤其是站在道路尽头的那名负手而立的年轻道人,更让她心生惊惧。

葬峰殿主。

道宗五百年中最年轻的殿主。

虽然葬峰在道宗诸殿司中排名垫底,但这位年轻的殿主今年不过刚刚及冠而已!

在道宗年轻一代中,仅次于秋叶的人物。

林银屏平静下来后,萧煜转过头去对另一侧的秋叶道:“好威风的阵仗。”

秋叶轻皱了下眉头,没有说话。

萧煜轻声自语道:“看来这条路不好走啊。”

就在萧煜话音落时,他当先一步踏进了百名知客道人的范围之内。

一瞬间百名知客道人结而成阵,浑然一体。

在萧煜的前方仿佛出现了一座看不见的泥潭,百名道人的元气充斥了这最后一段路径,从这儿开始,每走出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。

此时距离山顶还有一百零一步。

葬峰殿主就站在第一百零一步上。

峰顶的白玉广场上,陈焕之看了眼那个足有十丈高的巨大日晷,轻笑道:“时辰快到了,不知道咱们这位贵客能不能准时前来。”

陈焕之在道宗三位最出彩的年轻人中,年龄最大,也是唯一一名没有出家的弟子,所以他也就绝了七脉峰主甚至是掌教大位的念头,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殿司之首的镇魔殿中,而且还是镇魔殿之首的补天阙。对于堪比一脉峰主的镇魔殿主之位,他早已视若囊中之物。

“这次‘迎客’的是葬峰殿主尘叶?”一直低垂着眼帘没有开口的药师殿殿主水尘道人睁开眼,缓缓说道。

慎刑司掌司张天命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水尘嘿然道:“有点意思。”

“这次足足有一百名知客道人相迎,这面子不是一般大,可想要撑起面子,还得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才行。”陈焕之望着上山的方向冷然道。这位补天阙第一炼师,对于自己头顶上空着的那个位子已经看了十几年,他不容许任何人染指。

哪怕那个人是西北王也不行。

就是不知道这位西北王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呢,还是徒有虚名?

陈焕之眯起眼睛,静待结果分晓。

天地间元气骤起波澜。

无形的压力向四周迫去。

吕心莲只感觉自己几乎要站立不住。幸而秋叶和慕容就像两座礁石,挡在了她和林银屏身前,自上而下滚落的元气在他们身前两分,从两边涌过后,再在身后合作一处。

萧煜入阵。

顷刻间。

一百名知客道人联手构建的那座泥潭,如沸水一般起伏翻滚起来。

萧煜身上带着肉眼可加的磅礴气焰,大步向前。

这一百名知客道人结成阵势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萧煜每一步落下,这一百名知客道人脸色便要苍白一分。

萧煜一气走出五十步,修为较低的知客道人已经面无血色。

原本站在台阶尽头,好整以暇的灰色身影轻皱眉头,足下一点,飘身而出。

他正是药师殿殿主水尘道人口中的那位葬峰殿主尘叶,与秋叶分属同辈,却没有秋叶那么好的出身,他的师尊正是天枢峰主青尘,在青尘真人争位失败而遁出道宗后,尘叶也被急剧边缘化,即便成就天人境界,也不过是受封了葬峰殿主,与秋叶的首徒身份相比,可以说是天差地别。

萧煜帮秋叶又一次胜了二度返山的师尊后,他决定亲自会一会这位名传天下的西北王。

只是没想到还没等他下山,萧煜自己就来了。

尘叶身穿一袭灰色广袖道袍,在飘逸前冲时,双袖一卷,两道青虹从山上滚落而下。

萧煜抬头,轻声道:“天人境界啊。”

话音未落,萧煜猛然拂袖。

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一百名知客道人被一袖挥落台阶,东倒西歪,狼狈不堪

萧煜一跺脚,将元气形成的无形泥潭一脚踏碎,同时身形拔地而起,笑道:“那就再来一个履霜战天人。”

治疗滑膜炎的药都有哪些
长沙治疗牛皮癣方法
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
友情链接